图文:听祖辈讲那过去的故事
彭歆慈(广州大学)

1

      在写这篇文章之前,我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思考,何为“人权“?为此我采访了很多与我同龄的朋友。在对朋友进行采访的同时,我发现大家普遍认为这个问题过于深奥,但给出的答案却更贴合我的那一扇窗。

      在不完全统计下,我制作出了这样一张饼图。统计显示,“自由”一词常常出现在我们这代人对于“人权”这一词的理解中。



        

  其实在做完这个类似“问卷调查”的东西 之后,我停滞了很长一段时间。因为我感觉到我对于“人权”这个词的认识仍很混乱,于是在我研究本次文章的题目 “中国共产党与中国人权百年”之后,我决定去问一下相比起我们,对“百年”这一词更加有体会的人 ——长辈们。


      正逢国庆,外公外婆爷爷奶奶都在家里,当我提起人权这个词的时候,感觉他们都有些陌生。但当我再次向他们提问,询问他们是否感受到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改变的不仅仅只是生活质量,是否感受到了个人地位和尊严逐渐有所受到重视呢?于是,在他们的你一言我一语中,在对生活变迁的回想之中,话题的盒子便渐渐打开了。看着他们的神色由欢喜变为严肃,又从严肃重回欢喜,我才意识到,原来所谓“人权”,不仅仅是“我们”心中单纯的人权……在这场漫长的生活长跑中,有人在撑腰,有人在把尊严歌颂,有人在把人权烙印。

      奶奶说,她小时候都是在吃糠、吃野菜、吃树皮,那些日子真的很苦,苦得看不到尽头,有得吃是一天的期待,能吃饱是一年中的奢求。奶奶说,爷爷当年生了一场大病,为了让爸爸上大学,她四处求人借钱交学费,吃了很多闭门羹……他们又看看我,摸摸我弟的头说,还好现在上学读书真的没那么难了,资源也变好了,他们又问我这叫什么权,我说这叫受教育权,我还在心里默默加了一句:我一直享受着的却没怎么在意过的受教育权。

  奶奶又说,九十年代的时候,青天白日, 她戴着金耳环走在路上,被路上的飞奔过来的人硬生生拽掉抢走,耳朵流了很多血;我出生那天,她在来医院的路上又被别人抢走项链,两次被抢劫的结果都是石沉大海……我回想前几天在学校里,上完晚修之后肚子饿,我还一个人走出学校到小吃街上开开心心地吃了一顿夜宵,十点钟的夜晚,我仍不紧不慢地在路上闲逛,买第二天的早餐,现在想想,后背也涌上一阵冷汗。奶奶还在说, 现在社会治安变好,虽然还不至于夜不闭户, 但是的确是没有那么让人担心,社会秩序变好了!


  外婆说旧社会她每天都要带着孩子们去田场里面捡拾散落在地的米的“绒绒“吃。外公小时候都与老奶奶一起睡蓑衣,白天的时候拿针、拿线将蓑子叶穿在一起,夏天穿在身上当斗篷,晚上铺在炕上当被子,每天的担心是粮食收成、肚子的温饱。外婆又提起大舅小时候上学同邻家的孩子一起结伴上学,外婆说那户人家是做“老板”的,他们的孩子也是圆圆胖胖,每天都吃肉,嘴巴也很挑剔,很多肉剩下不吃,那天大舅回来便问她,为什么那个孩子连肉都不想吃而我们家却一年到头都吃不上肉?说这话时,外婆看向院外的烈日,我也随着她的目光看过去,骄阳刺眼。“做娘的听到这句话真的很、 很难受……做娘的能力有限,没有办法给孩子一个好的生活条件……”。外公外婆说,他们的一生太苦,但孩子一定不能像他们这么苦,所以他们两个贫农下定决心,一定要让他们的三个孩子跳出农村,所以他们没日没夜地种地、做小工,村里的小学教育太差,便咬咬牙,送他们到县里的小学,起早贪黑,上学的路要走很远,山路也难走,孩子也苦,但不能不苦……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送他们的孩子读完高中,又上完大学,他们说,总算是熬出头了。


  所幸的是,后来日子慢慢、慢慢地好起来了,好像苦日子能看到尽头了。八十年代能吃饱饭了,九十年代能出去旅行了,两千年的时候每个农村老人每个月都能领到一百多块钱的补贴了,他们开玩笑说这是农人有了“零花钱”……他们问我,日子越过越好了,不用再担心饿肚子的生活问题了,这叫获得了什么人权?我说:“可能……也许叫生存权。”我说得不甚肯定,甚至后来又拿出手机查了一下生存权的定义——“一种社会意义上的生存得到保障的权利”。这时,我才意识到,我从没有思考过,我们这一代人,何以拥有生存权。



  看着院外的树,我忽然意识到,年轻的这一代人,因为不曾经历苦难,而自诩成熟有思想人间清醒,所以当今无论是在微博还是在各种社交媒体上对“人权”一词都有一些异样的嘲讽:或是心智不成熟、三观未立的孩子被一些言论所影响、或是键盘侠投掷信息垃圾宣泄现实生活中的不如意,信息爆炸的年代想听到些什么都是那么的容易,可真正能去思考一件事情不受他人的影响又是那么的难。


  所谓人权,正是因为拥有的太多,所以根本不曾去细细思考获得之艰辛;因为毫不费力的拥有,所以不懂得其来之不易。 因此,当问及人权,我们这一代人自然而然联想到“自由”,究其根本,不就是因为在日常生活中我们觉得自己被学校、被家庭或被工作、被他人所牵绊,在一些为自己好、也为他人好的、偶尔可能牺牲一些个人利益的规定下被牵制而产生的一些牢骚。我们不会去感慨没有东西吃,不会去担心自己活不活的下去,不会想到生存权,因为我们在前人的树下乘凉,我们的父辈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较为富足的生活条件,我们不担心有没有得吃、只担心吃不吃得好;我们只担心读的书好不好,而很少担心有没有书读;我夜晚独自一人出门吃夜宵的时候自然而然地没有考虑过安全,或是我本身安全意识薄弱, 但总还是有一种对社会治安的一种信任。


  中国共产党在这百年中为人民谋幸福的初心与持久的行动历代人民都看在眼里,中国人权研讨会一直在风风火火地开展,社会经济水平的提升、举世瞩目的扶贫成绩、疫情爆发时为保护人民雷厉风行快准狠的防疫措施、后期强大的防治疫情手段……客观上,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百年征程中,国家法治建设不断完善,人民人权不断得到保障。主观上,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百年华章中,人民素质水平不断提高,人民从懵懂逐渐变得懂得如何维护个人权利。在这样一种过程中,人权不再是“我们都没有”,更不再是“你有我无”,而真真正正变成了“我们都有”,人权的光辉在群体中闪耀,人权的光辉在你、 我、他中闪耀,人权,也因此变得更加有意义。


  中国共产党一直矢志不渝地保障我们的人权,老一辈的人们对“人权”一词所包含的最根本、最基础的东西历经苦难而感触犹新、心怀感激,而年轻的我们仿佛无知无觉、似是麻木,只是抬眼上看,看心中的妄念, 看心中的贪欲,却忘记了自己何以站在当今这个高度,没有想过自己何德何能。我很惭愧,曾经的自己思想浅薄、自以为是,根本没有怎么理解人权的含义;我也很幸运,在本次“中国共产党与中国人权百年“征文中, 误打误撞在老一辈对主题的讨论中能发现自己的思维漏洞,有机会能改正自己的思维错误。


  最后,我想说,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人权建设有当下这样卓越的发展与成就,离不开党的努力。当代青年的我们,更应该踩着这样富有意义的节点,心存感激, 擎前人之火炬,在为我们所拥有的人权自豪 的同时,也将自己投入祖国人权保障建设中,积极参与社区志愿者活动,为贫困地区儿童送爱心午饭送温暖;参加义务支教活动,助力落后地区儿童教育成长;路见破坏社会治安者,衡量自身能力,选择报警或者对其进 行法律教育……冀以尘雾之微补益山海,以萤烛末光增辉日月。


主办单位:五洲传播中心

五洲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