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从工厂里的二三事看中国人权事业的发展
温玉慧

0

  我的阿叔,今年将近四十岁了。今年国庆,他来到家里玩,喜眉笑眼地告诉我们,在国庆节前,他们厂里组织他们去参观了叶挺纪念馆,还骄傲地说这是厂里第三次组织他们参加短途旅游。想到妈妈以前告诉过我,阿叔从成年起就在这个电子厂上班了,到现在他还在这家厂里工作。在阿叔中途停下来喝口茶的间隙,我忍不住凑上前问了句:阿叔,这家厂以前是什么样的?


阿叔所在工厂的后花园


  听到这个问题时,他顿了顿,似是在思考,他放下手里的茶杯,缓缓说到:九几年,那时我刚进厂,没有正式的合同,更没有社保。有次我受了工伤,不仅医疗费自费,而且没有任何补贴金,那几天在宿舍休养也算我个人请假。大部分一个月只有两天休息,工作时长基本是12个小时以上,加班是家常便饭的事。那时工资跟不上物价的发展,每个月除去生活费,剩下的钱根本不可能用在休闲娱乐上。那时候,最开心莫过于发了工资的那天晚上,带着三块钱到附近夜市吃份炒河粉,或者在“街边KTV”点首歌唱,这些事足以让我乐呵好几天的。那时候,集体宿舍的环境很差,没有任何私密性可言,我们睡在大通铺上,一群人洗澡挤在一个公共浴室里。大部分生活用品,比如桶、盆、饭盒....都是摆在一起的;每到饭点,就能看见一群人涌到一个架子前拿上自己的碗,飞奔到饭堂打饭。我们心里很累,但又不能不跑,不能不抢。因为动作慢,就意味着难以生存。
 


工厂工人集体做操


  说到这里,阿叔眼帘低垂,微抿嘴唇,沉默了一会。喝了口茶,继续说到:千禧年后,最大的感觉就是生产工具大批量更换了。以前我们大部分工作是纯手工完成,所以需要特别多女工;后来,国家出台新政策,政府也更新政策督促工厂发展。这时厂里就花了一大笔钱买了许多新机器。我们是很紧张的,因为新机器的到来不仅意味着我们的减薪,而且出现部分工人离开。新机器来到的第二年年尾,我就听说有一大批年龄大的工人和部分女工被迫离开了工厂。再慢慢地,我们需要接受培训,每周在固定时间固定地点学习新机器的使用。学习后仍然不会的工人,要不就调岗位,要不就离职。那时调岗位,就意味着降低工资。搁谁谁都不会愿意,所以大家就努力学,互相教。说到这里,阿叔大笑了起来。


  我追问:这期间有什么让您印象深刻的事?


  阿叔不假思索回答道:让我印象很深刻的就是厂里让我们这些老员工补签劳动合同。大概是2008年元旦后,因为国家颁布了劳动合同法,进一步完善了劳动法,开始强制企业与员工必须签订劳动合同。厂里便开始着手安排,我们这些老员工先签三个月,在签半年,最后就是长期合同。签合同的过程虽然麻烦,手续繁杂,但是签完后有一种自己真的被保护的感觉;不再那么担心工资的浮动、拖欠,工作时长的无端加长,假期的莫名失踪......。当然,社保后来也补上了。


  事实证明,工厂是在慢慢发展的。到现在,我们逢年过节会有福利发,在特定节日还会收到礼物。像去年父亲节我就收到了一套剃须刀。每年厂里会组织爬山、短途旅游或长途旅游。如果你在法定节假日工作,不仅会获得国家规定的三倍补贴金,还会有额外的福利。像2021年春节,为了应对疫情防控,厂里鼓励我们原地过年,不仅给予我们工资上的福利,还承诺在后面的端午或者五一假期里免费包车送我们回家看望父母。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让人安心与幸福。许是心潮腾涌,阿叔讲到这里时,眼角已微微泛着泪光。

 

据阿叔回忆,此照片大概拍摄于2010年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进程,也是中国人权事业全方位发展的进程,始终体现和包含着解放人、保障人、发展人的战略、目标和任务,始终坚持尊重人权、保障人权、促进人权的价值遵循。无论是已经过去的一百年,还是未来无数的日日夜夜,中国共产党始终以人为本。而我们,生在红旗下,长在春风里,目光所至,皆为华夏,五星闪耀皆为信仰。



主办单位:五洲传播中心

五洲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